Friday, July 02, 2010

林大小姐經常投訴我理論多多。對於這一點,我不會反對。或者,我應該說,我很同意。(邏輯上,不反對不等於同意,正如不同意不等於反對。這是兩個不同概念。)從來,我都喜歡嘗試解釋這個世界。有時候,我想,我也適合做一個經濟學家。

其中,我有這樣的一個理論:假如有餐廳會提供ALL-DAY BREAKFAST,這一個民族應該不大懂得烹調技術。

我那些理論不是什麼學術上的理論。邏輯推論都不是十分嚴謹。更多時候,都不過是純碎一己觀察所得的結果。沒有認真考究,也沒有反復驗證。這個「ALL-DAY BREAKFAST」理論便是其中一個如此的結論。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經常招惹得來林大小姐投訴。

我當然沒有走遍全世界,沒有見識過所有民族。不過,就我所見過的、所認識的,我實在找不到一個例子來推翻我這一個「ALL-DAY BREAKFAST」理論。

顧名思義,「ALL-DAY BREAKFAST」就是無論早、午或晚都會提供的食物。一個一天三餐都可以吃著同樣食物的民族,其對食物的要求顯然不高;對食物要求不高,其民族的烹調技術自然不可能超凡。對於烹調,他們依然停留在果腹那一個最基本的層次上,還未提升到追求美味那一個較高的境界。假如他們是分辨得了美味與否,他們就是沒有心思花在是這一個層次上面。

我當然見識淺薄。「ALL-DAY BREAKFAST」這一個名詞,我只能夠在英國、愛爾蘭找得到。同時候,我也發現,這個世界其實沒有英國菜、愛爾蘭菜。無他,因為這兩個民族根本不懂得烹調。地理環境所限,他們根本沒有法子去鑽研讓食物變得美味的方法。

要鑽研烹調,其首要條件必定是要有大量各式各樣的食物供應。食物要大量,因為鑽研烹調技術必定是填飽了肚子之後的事情。連果腹這一個最基本的層次還未達到,就談不上去追求美味。食物要各式各樣都齊全,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有著不同種類的嘗試和配搭,領域才能夠廣闊,才能夠找到讓食物變得美味的最好方法。

所以,都是那些不溫不寒的國家的民族才懂得烹調。在歐洲,是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 - 的確是如此次序;在亞洲,就是中國。

早陣子,我跟一些香港人提及到我這一個「ALL-DAY BREAKFAST」理論。有人嘗試提出一個反例子,道:「也許,你已經離開了香港一段時間,不大清楚那兒的情形。現在,香港那些西餐廳也會供應ALL-DAY BREAKFAST的。都在周末。為的是給那些太晚起床的人提供早餐。」

不難想像,都是那些裝扮成有著歐陸風情的餐廳的主意。始終,在香港這一個前英國殖民地,歐陸風情是有其龐大市場。翻開華文報紙,讀讀那些樓盤的名字,便可略知一二。從前那些美麗的中國名字早已淹沒在這一個高速靠向中國大陸的城市裏面。為了賺錢,我們可以不斷出賣我們的文化。

供應ALL-DAY BREAKFAST,不過又是一個假(PSEUDO)「外國月亮比較圓」的倒退例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