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7, 2012

讀義山[初起]後臨摹。 (副題:回港生活兩年後有感。) 「想像淚花日欲光,五點半後更廻腸。 兩年苦霧維港水,不照普生獨紅梁?」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Friday, December 30, 2011

假如時間真是跑得像箭一樣,放假的光陰應該是最快的那一支箭。

很快地,兩個多星期的假期已經到了尾聲。今天是在多倫多的最後一天。當然,這個說法有點不正確。畢竟,整個除夕也會在這個加拿大東岸城市渡過。我們是乘搭此間2012年首班開往香港的航班。不過,假如不用整個除夕來執拾行李,恐怕我們將要留下許多許多東西在北美洲。故此,說今天是在多倫多假期的最後一天也不為過。

返回香港生活後,這次假期是最長的一個。也可以說,是首個真真正正的假期。一年以來,才放過兩天的假。那都不過是為了這個聖誕假期。

辛苦了一整年,我想,都是值得的。至少,我終於到過我經常夢寐以求的古巴——我重新發現多倫多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可以以此為到中南美洲旅遊的中途站。用這樣的假期來結束2011年,應該是最好的一種方法。在夏灣拿的一個星期是教人難忘的。現在,不得不開始為墨西哥、阿根廷的旅行籌備。至少,要在錢那一方面。

希望愛華頓會用一個最好的方法去迎接新的一年。祝大家都有一個美好的2012年。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上班時候,在公司電梯大堂,碰上一班女生。都其貌不揚。她們正討論週末郊遊的事。

其中一個道:「我當然要再三叮囑我那位男朋友。你們都知道他有多蠢。」

我本來正在讀報。聽到這句說話,不其然地抬起頭望望這班女生。只見她們沒有什麼特別神情,滿是習以為常的樣子,似乎這已經是第N次聽到那位女生如此批評自己的男朋友。

從來,我都多言。聽到其他人荒謬言論,我都會立即回應。當然,許多時候,都只是悄悄地在林大小姐耳邊發了一陣牢騷便算。我心道:「你那位男朋友的確很蠢。」

我以為自己只是在心裡面說這句話。不過,看到這班女生都立即望向我,我知道,我又太大聲說話了。

「你也見過我那位男朋友了?」那位批評男朋友的女生問道。

我搖頭說:「什麼?不,我沒有在街上碰上過你拍拖吧?只是,......」我知道,我又說多了。

「......找上你這樣經常在姐妹面前,肆無忌憚批地評自己的女朋友,已經是一件很蠢的事吧!」

我沒有再看這班女生的臉。也不用再看吧?畢竟,她們都其貌不揚。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轉眼間,原來已經兩個月沒有在這兒留下過一點痕跡。或者,是我已經忘掉了這個我曾經喜歡跟人共享的天地。上次在此處留言,是九月十九日。

那時候還未發生的事情,那時候大家都在期待發生的事情,到了今天,都已經發生過了。

要說自己沒有什麼感想。是明顯地開著眼說謊罷。不過,這些感想,只要一個人明白便已經很足夠。所以,也實在不便多言。

於是,我決定如此廢話一篇。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從愛爾蘭搬回香港原來已經接近一年。一切都似乎跟一年前所預料一樣。料不到的,是我竟然越來越迷愛爾蘭足球。即GAELIC FOOTBALL。之前五年,我也沒有這麼留意這個愛爾蘭郡與郡之間的對碰。每個星期一都要到GAA網頁瀏覽,是返回香港之後的事情。GAA就是愛爾蘭運動總會的簡稱。全寫是GAELIC ATHELETIC ASSOCIATION。所有愛爾蘭的民族運動,如愛爾蘭足球(GAELIC FOOTBALL),愛爾蘭曲棍球(HURLING)都是由這個總會安排。

越來越迷GAA,或許,那是因為我早預到都柏林會結束十六年的等待,再次成為全國冠軍。五年在都柏林生活的日子,DUBLIN都未能打入任何全國決賽。FOOTBALL沒有;HURLING也沒有。他們只是省冠軍而已。

剛過去的星期天,就是全國決賽。由都柏林(DUBLIN)對科李(KERRY)。KERRY是全國決賽的常客。也是贏得全國冠軍的郡。

NOW TV的SETANTA臺是有直播。奈何沒有訂購這個頻道,唯有留意網上直播。當都柏林在補時最後一分鐘射入一球後,我興奮得大跳大叫起來。就像愛華頓贏得聯賽冠軍一樣。

幸好現在科技發達。今天,便在YOUTUBE找到了整場比賽的錄影。還要是RTE的。於是,實在要這個網上專欄貼上,好好替GAA免費宣傳一下:

上半場


下半場


我想,要補充一下,跟英式足球有點不同:射入龍門,得三分;把球射進橫眉上面的兩條柱中間,則得一分。比分板上,01-12就是說該隊射進了一球,也把球射進橫眉上面的兩條柱中間十二次,即是得到15分(1x3+12x1)。

請好好享受愛爾蘭足球的刺激罷!

Sunday, September 11, 2011

記得《泰晤士報》的影評寫過這樣的一句話:日照時間越來越短,便表示戲院上映的電影越來越好看。

五年在歐洲的生活,當然深深明白得到。想不到,重回香港後,還能夠記起這句話來。偶然跑到電影院的網頁,發覺夏天過後,有幾部聽說很好看的電影上畫。有些是完全沒有廣告的,像《PINA 3D》。也有些在地鐵站裏貼滿海報的,像《MIDNIGHT IN PARIS》。

今天,趁林大小姐到巴黎公幹在即,百忙中買了兩張票,看了活地亞倫的最新作品。算是當作未能請假跟她一起到法國首都的補償罷。

於是,我便看了我今年最喜歡的電影。

已經九月。還差三個月便到二零一二年。我相信,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這部電影會依然是我今年最喜歡的。雖然的而且確還有幾部電影我會很有興趣。例如之前提及的《PINA 3D》——早陣子《金融時報》便大讃特讃,說那是絕不能給錯過的電影。縱然在這個前英國殖民地裏,這部講述舞者PINA BAUSCH的電影幾乎沒有一點宣傳。

我喜歡《MIDNIGHT IN PARIS》。當然是因為故事發生在巴黎。不過,更重要的,是故事主角不就是我麼?我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一個喜歡寫作的男人。一個喜歡搬到巴黎生活的男人。一個喜歡生活在從前的男人。



就是如此喜歡《MIDNIGHT IN PARIS》。跟《AN EDUCATION》一樣,電影完結後,我已經打算立即再買票多看一次。兩次。三次。許多許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