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3, 2009

無疑﹐我是一個重色輕友的人。不過﹐話也得說回頭﹐世間上有哪一個男人不重色輕友﹖我也不過是其中一個男人罷了。

聖誕前﹐是一位老友生日。去年﹐我只寄了一張生日賀卡予他。因為我知道多過兩個月我便會回香港走一趟﹐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日子﹐那時候才給他送上我早為他買的那一份生日禮物也不算晚了一點罷﹖我這一個CHEAP精﹐竟然為了省回那十塊八塊的郵費﹐有點厚顏無恥地想出了這樣的一個辦法來。把賀卡投放到郵筒後﹐回到公司還要跟這一位老友發了一個電郵﹐著他等候一下我的禮物﹐因為我決定親自交給他。

最近﹐突然想起了這一件事情。因為我才剛在同一間店買了些東西妥妹妹帶回香港給林大小姐。

當我叮囑妹妹完畢後﹐我便記起了老友的那一份生日禮物。原來﹐我早已忘掉了這一件事情。上月返到香港渡假的時候﹐竟然忘掉了帶著這一份禮物同行。明顯地﹐我完全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我想﹐我是有點令老友失望。給了他一點期望﹐可是我不但不去努力完成這一個承諾﹐反而完全把這件事情徹底忘掉得一乾二淨。

在香港渡假的那兩個星期﹐我曾單獨約了這一位老友出來吃晚飯。不過﹐整頓晚飯裡面﹐我都沒有講及那一份禮物。他當然也沒有跟我提及到。從來﹐他都不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

現在回想起來﹐的確有點汗顏。無論我們相隔多遠﹐這位老友都經常在我身邊提醒我﹑鼓勵我﹐經常來電問候我的一切種種。我卻竟然是如此重色輕友。

畢竟﹐我還是世間上的其中一個男人。

更教我汗顏的﹐是我原來已經不知道放了那一份禮物在哪兒。當我記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我便努力地找遍住所裡的每一個角落。可惜﹐一無所獲。我曾經跟自己說﹐也許我不是忘記了要送那份禮物給我的老友﹐我是忘記了已經送了那份禮物給我的老友。

只是﹐當收到林大小姐那一封教我興奮莫名的信後﹐正要把它放進我那一個「開心先生」(MR HAPPY)的盒子裡的時候﹐我發現了那份我原本打算送給那一位老友的生日禮物。原來﹐就放進了在那個盒子裡面。我突然記得﹐是母親去年過來探望打掃的時候放進去的。她是跟我講過﹐只是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望著那一份禮物﹐我不禁跟自己說﹕男人啊﹗男人。

6 comments:

readandeat said...

哈哈﹗林大小姐可有看你的博呀?

小巫 said...

看完這篇不禁大笑了出來!!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readandeat,

i believe if time allows she may pay a visit to this little blog once a day. and if time (and other things like postal service) allows she may read my another little blog of which she is the only reader every day.

you think it's not suitable for her to read this little blog?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小巫,

life is always full of laughters.

readandeat said...

博沒大小之分,最要緊的是情真意切。

祝你好運﹗我也希望你那些歌有用武之日嘅。 :)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readandeat,

thanks millions. i'm sure i'm writing everything from my heart. Just like every one of us. Right?

You add oil for your two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