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2, 2009

對於此間的郵政服務﹐我是既愛又恨。

我當然愛。不過﹐假如可以選擇的話﹐我會捨棄他們而愛另外一些。愛上此間的郵政服務﹐說穿了﹐其實是我沒有其餘選擇。我是不能不愛。假如沒有了他們﹐我如何能經常給那一位突然下凡的仙子﹐寄上一封又一封的綿綿心意。始終﹐有些說話只能親手寫下來﹐方能完完全全表達得到內裡的每一滴情感。所以﹐便是科技如何發達﹐電郵﹑網上專欄等一切新事物﹐都不能替代得了那遙遠悠長的信箋與郵票。

以前﹐我的確是如此以為。可惜﹐在這個越來越即食麵的時代﹐曉得這個道理的已經越來越少。大家都講求速度﹐在那個虛擬的互聯網國度裡﹐經常比拼快和慢﹐仿彿迢迢等待早已是明日黃花的事情。奈何﹐便是給人傳遞心意的人﹐也竟然不大懂得箇中道理﹐面對著快要給那些冷冰冰的機器取替的時候﹐他們依然提供一些教人氣餒的服務﹐把那些本來情感豐富的人趕到那些極速的虛擬世界裡去。難道郵政服務真的要跟絡繹一樣成為一個歷史名詞﹖

我還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夠給他們將來的情人送上一封又一封親手寫下來的情書﹐接下一封又一封親手寫下來的綿綿情話。可是﹐觀乎世界大勢﹐我這一個小小的希望﹐似乎已經是一個奢望。當郵政服務不斷叫人失望的時候﹐大家都往互聯網的國度裡去跑﹐實在不是一件出奇的事情。始終﹐滅亡從來都是自我毀滅的簡寫。一個人﹑一件事情﹐能否繼續生存下去﹐靠的都是一己的意志與慾望﹐外圍的一切不過是一道又一道的催化劑罷了。

我是不能不愛此間的郵政服務﹐所以﹐有點恨亦屬很正常的事情罷。不過﹐也因為有求於人﹐雖然恨亦不能太過顯眼﹐免得得罪了別人﹐讓我無辜受害。雖然搬到歐洲生活快三年﹐我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中國人。我還是用著中國人的思維去想別人。

所以﹐我決定用中文去表達這一次的不滿。

我是住在都柏林市中心的。離中央郵政局不過十分鐘的路程。那間中央郵政局其實是很教人滿意的。因為便是週末﹐他們也會開門直至黃昏。雖然裡面有一個牌子寫道﹕「收信時間為星期一至五下午五時半」。不過﹐至少我還可以買郵票﹑寄包裹。

的確﹐只能寄包裹﹐不能收。要收包裹﹐便要到另外一間寄存的郵局去。離我的住所也是十分鐘的路程。可是﹐他們開門的時間倒跟我上班的時間幾乎一樣。他們只早我一個小時上班。所以﹐每一次﹐我都會早起來﹐在乘火車上班前﹐帶著那張通知書﹐跑到那間細小的郵局去領取我的包裹。

我這個說法﹐其實有點魯莽。因為不是「每一次」。有時候﹐他們會把我的東西送到了一個幾個區以外的郵局去﹐要我在他們那個幾乎跟我一樣的上班時間內領取。於是﹐每次我都要在他們上班時間內給他們撥個電話﹐要他們把我的那個包裹送回我的住所附近的那間寄存郵局去。這樣的來來回回﹐又要花上一個星期。

我實在不明白他們如何安排那些包裹到那一間寄存郵局。明明有一間就在附近﹐他們偏偏要送去一個無雷公那麼遠的郵局寄存﹐待我去領取。我實在不明白。我怎麼能夠明白﹖

這一次﹐他們似乎知道裡面的東西有期限﹐所以刻意地再次刁難我﹐又把我的包裹送到遠遠的一個偏僻郵局寄存。

這究竟是一個什麼的道理﹖幸好﹐還是能夠送得到﹐沒有寄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罷。

1 comment:

gwenzilla said...

親手寫總予人親切的感覺。
after reading your posting, i feel like i should write letters again instead of emailing.....

the opening hour of the post office is really frustrating sometime, as you mentioned, they ONLY open at the time you are suppose to be at work, so HOW CAN WE PICK UP the parcel. SERIOUSLY!! I strongly agree your p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