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休息兩天後﹐星期一回到公司﹐除了要繼續上星期未做完的工作外﹐也要為這個星期三個完全不同的會議做準備功夫。老闆早表明﹐週二那個跟郡政府的會議﹐她一點也不知道要談些什麼。因為我是唯一一個知道詳情的人。(那個會議倒是她召開的啊﹗)

不過﹐便是如此﹐還是完成上週五未完成的那些工作要緊。因為合約規定﹐這個星期三一定要給承建商發出那張「沙紙」。是不能遲。可是﹐我依然未收到地盤同事送來的資料﹐完全動彈不得。所以﹐當時鐘搭正九點﹐便立即跟地盤撥個電話﹐希望他們從速乖乖送來我要的東西。那張「沙紙」是要大老闆親自簽署的﹐而秘書說﹐大老闆可能只有星期一會在公司出現。

才放下電話﹐便想起另一個趕著要出街的報告。還有那幾封應答未答的信。

行外人以為工程師的工作便是計數。那是大錯特錯。除了畢業後頭兩年還有一些工程上的數要計算外﹐我想不到一個工程師還有什麼時候要做一些複雜的運算。便是要計算﹐也不過只是「加」和「減」﹐「乘」和「除」也很少用得著。那是向客人建議該發多少錢予承建商的時候。

寫信﹑寫報告才是工程師的首要工作。尤其是我們這些做顧問的。記得初畢業的時候﹐上司坦言﹐他的工作就是從早到晚寫信﹑寫報告。文字﹐方是工程師最熟悉的東西。不是數字。我早已忘掉學校裡所教的什麼結構﹑流體力學的方程式。畢竟﹐只知道在哪一本書找到便成。確切點說﹐是知道在哪兒找得到例子可以用來「抄考」便成。你給我一條方程式﹐我可能不知道裡面那些符號代表什麼。

正在給承建商回信的時候﹐老闆突然走了過來﹐有點興奮的道﹕「郡政府同意讓我們那兩個項目去馬。」我還未反應得過來﹐坐在身旁的C便急不及待說﹕「上星期的進度會議後﹐我還怕他們因為財政問題要我們暫停那兩個計劃。現在﹐總算可以舒一口氣。」

的確﹐可以舒一口氣。因為其中一個供水計劃是我負責的項目。從現在開始設計﹐明年年中招標﹐應該最快也要兩年後才完成。到時候﹐希望一切雨過天晴。大家都說﹐過了零九年﹐一切便會好。當然﹐那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不過﹐很明顯﹐現在大家的目標就是捱過明年才再作打算。

可是﹐話也得說回來。其實﹐我從來不覺得郡政府會要我們暫停那兩個計劃。雖然﹐在那個進度會議裡﹐他們的確說過要排一排手頭上所有水利工程項目的次序。(縱然愛爾蘭政府決定多放資源到水利工程上面。)在金融危機底下﹐急切的﹐當然排先﹐可以容後的﹐便要向下面擠。或者﹐那是我的英文太爛關係。我真的聽不出他們言外之音﹐是可能要暫停我們那兩個計劃。不過﹐既然同時參預會議的兩個愛爾蘭人都有點擔心﹐我也唯有擔心一份。

誠然﹐大家實在應該擔心的。報紙每天都在報導裁員的消息。在這人心徨徨之際﹐為了保住飯碗﹐我當然明白要努力尋找商機。(這是偉大的董建華教導的。)上星期﹐跟一個郡政府的官員傾電話﹐談到手頭上其中一個供水計劃裡面的一些新加工作。這一次﹐我聽得到他的口氣有點猶豫﹐似乎不希望多撥些金錢。於是﹐便立即發揮一下工程師最重要的一項技能 - 「吹水」。得上天保祐﹐最終是說服得了那位官員同意那些新加工作是必需的﹐不立即開始做不行。

給那位官員發了個電郵CONFIRM我們所談的一切後﹐我竟然想起了從前在孔少林在《信報》裡面的一篇文章。那是香港在談論開徵銷售稅的時候。他寫道﹕

「反對銷售稅的其中主要理由,是其行政費十分高,好比『水瓜打狗』;而且愈是加入減免機制以減輕對低下階層的影響,行政費比例就愈高。行政費對你和我是成本,但對會計師來說卻是龐大的新商機。會計師高唱香港有需要擴闊稅基,也就是希望政府有更多收稅機會,而每個收稅機會代表收稅者和交稅者都可能須要聘請會計師幫忙,他們作為中間人,必定得益。會計師唱好銷售稅的同時,有沒有可能主要是為自己的業界盤算?

同樣情況,在公平競爭立法討論上也出現。民生派議員贊成,商家派反對,表面上合情合理。但一些法律界人士打中立客觀的旗號支持立法,似乎沒有任何避嫌之意。外國經驗顯示,反壟斷法的官司往往一打經年,最終消費者有否得益成疑,但肯定控辯各方都養肥了不少律師;而且每個國家都往往成立一個機構專門調查和處理投訴,於是又創造另一批肥缺。所以,政客和律師支持訂立公平競爭法,不管是否算是直接利益衝突,起碼有瓜田李下之嫌。

雖然我有不少當會計師和律師的好朋友,我也要奉勸各位:專業人士對政策的意見,未必一定適合你和我。本來賣花讚花香無可厚非,但香港人對專業人士向來特別尊敬,有時連獨立思考能力都會因而忘記。就算大家不相信我,也應聽聽林行止先生的意見:『收取費用的專業人士,不管是會計師、律師、經濟學家的原則相當具彈性,有時甚至待價而沽,零售批發都行。』」

6 comments:

Desmond C M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actually this was written on Monday. in this current state of mine i don't think i can write anything.

The Sweet Piscean said...

It is interesting to know abt ur work.

I agreed that we shouldnt listen to what people say, but watch what they do and you'll know what they want.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cha,

thanks. actually recently i'd like to write more about my work. i don't know why suddenly i find it a little bit interesting. perhaps more to come in the coming days (though super busy at this moment).

i was afraid that it is boring and luckily you find it interesting. again, thanks.

The Sweet Piscean said...

actually we can find the joy in our everyday life...and i appreciate very much that u can share more.

remember i m always be (one of) ur fan(s)~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cha, again,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