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5, 2010

這是發生在一九八六年的事情。那時候﹐香港的宗主國還未是中國。我們還是英國殖民地子民。

無可置疑﹐每個國家﹐不論是獨裁的﹐還是民主的﹐都會推行公民教育。因為每個政府都希望民眾愛自己的國家﹐關心自己的社會。當然﹐雖然都叫做「公民教育」﹐獨裁國家推行的跟民主國家的﹐絕對有很大分別。畢竟﹐大家對愛國這個定義有著天壤的落差。因為大家愛的本體根本不同。獨裁國家的國家是獨裁者自己的﹐民主國家的國家則是廣大人民的。

當香港還是英國殖民地的時候﹐電視新聞報導開始前﹐我們不會被逼聽《天祐我皇》﹐熒幕上不會播放英國在人類歷史上輝煌成就的畫面﹔那時候﹐社會裡﹐沒有什麼愛國之爭論。沒有人會粗暴強逼我們愛上英國﹔愛上英國後﹐沒有人會強硬逼令我們盲目支持執政黨。一切都順其自然。

人類從來都是懶惰的動物。當事情可以順其自然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放在心頭。於是﹐在那時候的大氣候底下﹐加上九七大限這個問題開始露面﹐香港人只把一切心血放在抓錢上面﹐希望在回歸中國大陸前多撈點金子﹐好為以後在中國殖民地的生活多積一點保障。

港英政府開始怕我們不夠關心社會。因為沒有人對社會發出不滿的聲音﹐沒有為政策提出相反意見﹐甚至為反對而反對﹐這不會是一個健康的社會。至少﹐這不是英國人信奉的道理。英國人相信﹐真理越辯越明。

於是﹐在一九八六年﹐電視上出現了這一個政府宣傳短片。



裡面那首歌﹐叫《蚌的啟示》﹔寫詞的人﹐是林振強先生。

有人 - 尤其是那些陰謀論者﹐或者是那些媚共的 - 他們會說﹐這裡面其實也有許多政治手段。為什麼港英政府早不推行﹐就是要在前過渡期﹐才開始推行公民教育﹐要香港人開始關心社會﹖英國人就是要在撤退前﹐處心積慮地撒下不能平穩過渡的種籽﹐要香港的順民開始質疑社會﹐以至政權﹔到這些種籽發芽﹐就剛好是香港回歸中國大陸的日子。這都是英國殖民者的陰謀。

我同意﹐這當中有著政治手段。任何一個政府所做的事情﹐都有其手段﹐都有其目的。不論那個政府是民選的﹐或是槍桿子下成立的。

我不知道當年港英政府開始推行公民教育的真正原因。不過﹐當看到近來特區政府對反對派﹑對許多許多社會上不滿聲音的態度﹐實在不難明白何解陶傑老是說香港的當權派人是政治的幼稚園生。

政治不是妥協的藝術。政治是要別人乖乖聽從自己的藝術。英國人教我喜歡上英國﹐香港特區政府則教我越來越討厭香港和中國。政治手段﹐高下立見。

人類從來都是懶惰的動物﹐是一種吃軟不吃硬的懶惰動物。霸王硬上弓地要人臣服﹐要人愛上自己﹐根本不大可能。便是一時能夠做到﹐也不長久。因為那是口服心不服。是利益底下的暫時容忍。

重溫著那首《蚌的啟示》﹐便不禁教人懷念起港英政府的管治。

4 comments:

2B Corp. said...

一直在關注你的blog,這篇文章我很喜歡,能不能轉帖呢?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2B Corp,

Thanks millions. Go ahead.

Anonymous said...

Hey Evertonian,
I've been reading 龍應臺 recently too.
Thanks for sharing the song.
KM in England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KM,

Thanks. I re-read that in the weekend, too. See you in Lunar New Year in London (I suppose you're also KM in Cambri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