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6, 2009

都說﹐在政治的世界裡﹐一天的時間已經太長。到了今天我才刊登這一篇文章﹐當然是晚了一點。不過﹐那又怎樣﹖可笑的事情﹐百笑不厭。

那天﹐中飯時候﹐跑了到雅虎香港的網頁。原來﹐又是一年一度特首發表施政報告的日子。

讀了兩篇關於特首的新聞﹐實在忍俊不禁。也很悲哀。

兩篇新聞都是來自《明報》。其實﹐在雅虎香港讀新聞﹐不是《明報》便是《星島日報》。某程度上﹐《明報》總比《星島日報》強一點。它們報導的消息應該比較可信。

第一篇的標題為《曾蔭權:香港是金融中心》。假如這不是可笑的反智﹐就是回歸後最大的悲哀。我以為﹐香港是金融中心乃不可爭的事實罷。回歸十二年後﹐竟然需要特首跑出來對外公開肯定﹐我真的不知道這是可笑的反智﹐還是傷心的悲哀。

再讀那篇報導。裡面才短短幾句。記者寫道﹐「特首曾蔭權晚上在論壇表示,每一個國家都有一個金融中心,香港是有條件是中國的金融中心。他表示,香港是國家的一部分,金融中心是由市場驅使出來的。」

讀畢那幾句後﹐我重新看一看那個標題。我實在想不出在什麼邏輯推論下﹐可以得出「香港是金融中心」這一個結論。反而﹐按著記者報導曾蔭權的說話﹐我可以得出「香港現在不是金融中心」這一個結論。

我以為﹐那幾句的邏輯次序該是﹕

A = 「每一個國家都有一個金融中心」
B = 「金融中心是由市場驅使出來的」
C = 「香港是國家(按﹕即中國)的一部分」

從上面A﹑B和C三項﹐可以推論出 D = 「在市場驅使下﹐香港可以成為中國的金融中心」。那也就是「香港有條件是中國的金融中心」﹐而那個條件就是「要市場驅使」。其中的假設則是「中國現在還未有一個金融中心」- 這也是以上ABC三項的IMPLICATION。

既然「中國現在還未有一個金融中心」﹐在「香港是中國一部分」這個前提下﹐那就表示「香港現在不是中國的金融中心」。

再者﹐中國不過是世界的一部份。要成為得了中國的金融中心﹐方能成為世界的金融中心。所以﹐如果「香港現在不是中國的金融中心」﹐則「香港現在不會是世界的金融中心」。那就是說「香港現在不是金融中心」。

至於﹐第二篇﹐就是曾爵士教英文文法。不用再提罷﹖引余若薇所言﹐這不是自暴其短﹐是什麼﹖

2 comments:

Shi said...

香港回归后也学会了大陆的这种调调..无语了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Shi,

It proves again that the handover is so successful. Unfortunat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