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3, 2010

早前在此間寫道,越來越喜歡金馬倫,因為他那個「小政府、大社會」的政策。

有網友留言,用上了一個英文詞語,叫「NANNY STATE」。中文翻譯,可以作「褓姆國家」罷。

的而且確,「小政府、大社會」的政策就是為了防止國家變做一個「褓姆國家」。

什麼叫「NANNY STATE」?那就是一個嚕囌婆媽,怕這怕那,這要「加強預防」,那也要「採取措施」,凡事都要由政府照顧、保護、提醒的社會。那是一個來自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概念。大家都相信,那是由英國議員IAIN MACLEOD提出。他以為,政府時時要做褓姆,要假設國民都是低智商的小童,不提點這樣,不規勸那樣,就會有人投訴。

顯然,某程度上,「NANNY STATE」跟中國人說的「父母官」有著很多類似的地方。至少,兩者的基本立足點,都是永遠把統治的草民當小孩般看待。

早陣子,到那間跨國能源公司開過會後,在酒館裏跟愛爾蘭的朋友談到他們的安全政策。

那天,我們到達他們那個設計辦公室的時候﹐同事一泊好車﹐拔掉了車匙後﹐便立即有保安急步從室內跑出來﹐要我的同事再泊車一次﹐因為他停泊的方法不符合他們公司的安全要求。原來﹐這間跨國企業規定﹐所有車輛停泊的時候﹐都要用車尾先入的方法停泊﹐不能讓車頭先進車位裡面。

此外,那個保安也要求我和我的同事要扶著扶手才能走樓梯。

我明白,他們的生意裡面﹐有些範疇的確是很危險的。可是,他們注重工作安全的程度有點過了火。是完完全全的HEALTH AND SAFETY GOES CRAZY。

一邊笑著這間跨國能源公司,我也跟我的朋友談到香港。我說,他們實在要效法香港,在樓梯旁裝上播音器,不斷重復廣播,提醒人家要扶著扶手才能走樓梯。

朋友沒有來過香港,聽得有點不大明白。畢竟,我相信,全世界唯獨那個前英國殖民地才有那樣厲害的裝置。我便解釋道,如果有天你們乘飛機來到香港,在機場乘搭扶手電梯時,你們會首先聽到廣播的一個機械女聲,先以粵語提醒你「緊握扶手」,然後是用國語再講一次,最後是英語。才聽罷那個英文字「HANDRAIL」,你便又會再聽到機械女聲用粵語說「請緊握扶手」。如此重復下去。假如那家公司裝上這個裝置,便可以二十四小時每分每秒都可以叫人扶著扶手才能走樓梯,不怕因為保安一時躲懶,教公司惹上HEALTH AND SAFETY的官非。

這不是太煩擾罷?朋友臉露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聳一聳肩膀,有點無奈說,也許我們香港人都習慣了。好像乘搭地下鐵,一跳進車廂,便會聽到廣播說,車快開了,不知哪來的「嘟嘟嘟嘟」的關門示警。然後是「請小心車門」,是粵語、中國普通話、英文各述一次。當車快到下站了,便是「下一站,某某」,同樣以粵語、國語、英語各講一次。當車停定下來,開門,就是「請小心月台間之空隙」,當然也是粵語、國語、英語再講一次。當「嘟嘟嘟嘟」再次響起,門又關上了。初次來到倫敦,乘地鐵出機場,反而不習慣太過寧靜,還要勞神留心到了那一個站。

朋友呷了一口啤酒,笑道,人家說你把一個國家的公民當白癡,這個國家的人口,必定漸漸變成一個真白癡的民族。原來,千真萬確。

我笑著回答說,在愛爾蘭生活了四年,我認得英語世界裏有個字,叫做PATRONISING。

那個字表面是溫馨的善意,英國人說:小心,他其實以過份誇張的關懷,曲線在侮辱你,譬如,明明你四肢健全,走過馬路,他滿面堆笑地要攙扶你一把,這不是好心,他假設你老朽和虛弱,你不蠢,他把你當白癡,他才狡獪,這就是PATRONISIN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