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03, 2019

午餐。當越來越多舖頭商廈電視都轉播港台,這間茶餐廳老店依然播放著無線新聞。 才坐下,看到昨晚馬鞍山警署附近的畫面。準備點餐時,已經是中美貿易關係。完全沒有提及警察擅闖民居,誣衊大廈居民襲警。 不遠處,坐了一個身穿白色汗衣短褲的中年漢子。他跟同坐年齡相近的一男一女說:「這些年青人的抗爭裝備真專業。有美國隊長盾牌。」另外那個男人答道:「有錢收,裝備自然好。」 我想出聲回應。不過,內子跟我使了一個眼色。於是,我繼續飲我那杯少冰少甜的凍奶茶。那兩男一女便繼續用純正港式粵語發表那些「支持警察」、「譴責年青人暴力」等言論。我想起了元朗黑夜前一日黃昏,在金鐘地鐵站附近聽到的言論。幾乎一樣。分別只是口音和語言。 可能自己也覺得言論有點討厭,這兩男一女突然轉了話題,説一會兒要去什麼地方買翻版電子遊戲給家中兒子。提及兒子,那個穿白色汗衣的男人道:「早前在街上見到一個年青人穿上一對很特別的運動鞋。回到家,跟兒子說起,他說那對運動鞋要七千多元啊!如果那時知道,就會走去踏那個年青人一腳!」說罷,便起身埋單。 我忽然覺得這兩男一女很可憐。 今天下午維多利亞公園不是有支持黑匪集會嗎?他們如此真心相信現在的香港警察、如此真心討厭現在香港的年青人,竟然撈不到一口飯,竟然要自己付錢吃茶餐廳。他們在香港還有什麼位置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