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0, 2009

近來﹐我發覺越來越難找得到靈感去維持這一個網上專欄。在這一個跟別人共享的天地裡﹐我經常堅持一個所謂的原則﹕只要在都柏林的日子﹐我都會在這兒登一篇文章﹐跟那些認識我的朋友道一聲「我很好﹐勿念」。不過﹐這些時候﹐腦袋裡面經常出現的﹐其實只有一樣東西﹔而我相信﹐那一樣東西還是比較適宜透過筆墨放到紙上去﹐好讓那一個專欄的唯一一個讀者可以隨時拿來用心細讀。於是﹐我感到越來越難維持TOFFEELAND下去。

早陣子﹐網友米雪兒一時興起﹐曾另外多闢一個網上專欄。只是﹐過不了多久﹐感到實在很難在工餘時候去爬兩個網絡上的格子。最終還是放棄了新歡﹐保留了舊愛。那時候﹐我還有點不明白。不過﹐到了此時此刻﹐我完全感受得到當中的難度。畢竟﹐我不是一個靠寫作維生的人。當然﹐我的文筆也不可能讓我夢想以寫作為生。有時候﹐我會想﹐假如有天我要二擇其一﹐我應該將要做一個跟米雪兒相反的決定﹕棄舊留新。始終﹐我還是一個貪新忘舊的人。想到這裡﹐不得不佩服那個住在紐約的師奶讀與吃。她就是可以在兩個網上專欄裡自如遊走。

所以﹐我是越來越喜歡「兩周一聚」這個活動。

因為﹐我可以完全不用給自己想一個題目出來。完全有人代勞。我是一個貪新忘舊的大懶人。是越來越懶。況且﹐從小喜歡寫的﹐都是故事﹔喜歡讀的﹐都是故事 - 自「兩周一聚」首天開始﹐我便已決定每次都寫一個故事來參加。

很喜歡這一期的題目﹕「怕」。老實說﹐這是我暫時最喜歡的一個題目。於是﹐我希望能夠寫一個自己暫時最滿意的故事來參加這一期的派對。

早前﹐我也講過﹐因為決定每次都寫一個故事﹐所以參加「兩周一聚」正好讓我享受一下替別人改名字的樂趣。我以為﹐那是只有為人父母後才能享受得到的權利。

自參加那個由米雪兒的活動後﹐起過的名字也有一小堆。最喜歡的﹐依然是漪碧。可是﹐我卻給這一個名字寫了一個有點不堪入目的故事。我承認﹐我是欠漪碧這一個漂亮的名字一個精彩的故事。

於是﹐這一次﹐我決定在這一個我很喜歡的題目底下﹐再次用上「漪碧」﹐希望終於能夠給她寫一個自己滿意的故事﹐不好再次浪費了這一個我喜歡的名字。

故事大綱其實已經起了。上週末在倫敦的時候﹐也算是寫了第一幕。重讀一遍後﹐我想﹐我還是有點滿意的。雖然﹐我會覺得這一幕可能有點變態。假如給那些所謂道德重整委員會的會員讀了﹐我這一個網上專欄的去留命運甚至已經不在我的手上。不過﹐我還是認為那一幕是需要的。正如《巴黎最後探戈》裡面那一幕肛交一樣罷。(我竟然如此不知醜地拿著別人的經典來跟我的胡亂創作比較。)

希望終於能夠寫一個自己滿意的故事。只是﹐那第二幕﹐以至第三幕﹐至今還是不曉得如何好好處理。

[按﹕復活節假期﹐私人關係﹐此欄暫停四天。十五日(香港時間)再續。]

10 comments:

michelle said...

啊,你還記得我另外那個小博格嗎? 很令我高興呢! 說來也真真巧,本來我在昨天那段小文'雨水下..'中是加上了一段 "我把 xxxx 的門再打個大開......" 是打算了在那個小博格繼續寫下去的,不過在出文前還是把那段刪去了。 你今天竟把它提出來,也真奇巧。

很高興「兩周一聚」令不少網友受益,本來我也有打算藉它每次寫故事的,不過有時找靈感真不易。今次的題目,我不會寫故事了,因為我曾開始寫的'七情六慾'還未完成,這回是很好的藉口繼續。

我要告訴你另一個湊巧了,今天在地鐵是想着要寫一個故事的,開文是: "今天突然想寫一個故事,便寫了。..." 雖然這故事大可能跟很多我曾想寫進博格的題材埋在土裡的,不過既然你提到寫故事,我又把它在這裡提出來罷了。

洛言 said...

以寫作為生,在中文寫作界,從來就不是一條好走的路。你的偶像陶傑,其實跟賣身沒分別,他有才氣,可惜都糟蹋了。你看董橋,先有一份安穩收入,這才慢工出細貨,寫自己心愛的東西。

網誌真是很好的發明,誰也可以(相對地)自由發揮,不用看人面色才能面世。愛寫就寫,只要不是存心傷害別人,愛寫什麼就寫什麼,不想寫休息也好停寫也罷,主要向自己負責就行了。

Anonymous said...

"以寫作為生,在中文寫作界,從來就不是一條好走的路"

Well I don't think its any different in the English-speaking world, except that you may not need to worry as much about political pressure.

hevangel said...

你在寫恐怖故事乎﹖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Michelle,

Certainly I remember that. It's not long time ago. Just a couple of months ago, I think? My memory is bad (full agreed by Ms Lam) but not that bad.

Yup you made a very good invention in this small blogsphere. Well done. Thanks.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洛言,

to be honest, i feel the same about tsao chip recently. but, on the other hand, who'd like to miss the chance to make pots after pots of gold if chances after chances just knocking your doors.

true. blog is really a big invention. one doesn't need to consider so much when writing and can write almost as freely as people have been wished for since the start of history.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the one with no name,

i think that's a major differece. And also, it's difficult to make a decent living from writing - okie, it depends on one's definition of decent living. but obviously not from my own definition, i'm afraid.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Hevangel,

No, it's not a horror. It's just a very long and boring story, I'm afraid.

gwenzilla said...

「兩周一聚」 gives me the same feeling too, 我腦筋不靈活,想寫郤不知寫甚麼好,但有「兩周一聚」,有題目,就好多了,我也想藉以寫寫故事,不過有時忙着,只好寫小小算了.

另一個喜歡「兩周一聚」 的地方, 是可以看看其他才子才女寫, for me, i can learn a lot!!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gwenzilla,

true. totally agree with you. particularly when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join that bi-weekly activity now.